【】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文物保护单位内溺水死亡 法院认定村委会承担责任

作者:南丰县人民法院 李美云  发布时间:2014-04-18 15:20:37


    南丰法院网讯  近日,江西省南丰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了一起在文物保护单位内溺水死亡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判决被告石邮村委会和石邮村小组共同赔偿原告吴某夫妇各项损失共计27730.1元。

    南丰县三溪乡石邮村是当地有名的历史文化村,村中心建有古老的傩神庙,依照当时的风水理念和使用功能,在傩神庙周围设计建造了多口池塘。2006年6月份,石邮村因古代建筑和跳傩舞保存完好,被县政府评为文物保护单位和傩文化民俗村,并对石邮村中心地带进行了修缮,清理了池塘淤泥,重新垒砌了宽约20CM的唐堤。修缮后的池塘高达2.5米,水深约1.5米,池塘周围未设置防护栏和安全警示标志,也没有上下池塘的台阶。池塘修缮后,经常有溺水事件发生。文物保护单位未设立专门机构或专门人员进行管理,群众可以在村中自由游览参观。2012年8月20日下午,原告吴某携带儿子吴小某到村中游玩时,擅自离开吴小某前往宗氏祠堂(步行约2分钟的路程)观看打牌,将儿子留在池塘边附近玩耍。下午4时许,吴小某在池塘新建的塘堤上玩耍时不慎落入池塘溺水死亡。事发池塘产权归石邮村小组所有,2012年轮流到王某养鱼。原告认为,新垒砌的唐堤狭窄,清理池塘淤泥后,水位明显加深,修缮行为增加了池塘的危险性,未设置防护栏或安全警示标志,对吴小某的死亡有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故吴某夫妇将池塘使用人王某、池塘所有人村小组和村委会一并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付原告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共计184867.5元中的60%,共计110920.5元。

    法官说法

    法院经审理认为,事发池塘的存在是众所周知的,池塘的潜在溺水危险也被大家所公认,原告家人长期生活在事故发生地,对池塘的危险性应有所认识。受害人吴小某溺水死亡时不满4周岁,对周围环境无认知能力,缺乏判断能力,对事物的危害程度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故其法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安全。本案中,原告擅自离开被监护人,让吴小某脱离自己的管束,至其人身安全于不顾,前往祠堂观看打牌。原告疏于履行监护职责,主观上存在重大过错,对本起事故应承担主要责任。

    被告石邮村小组作为池塘的所有人和受益人,在对池塘面积、水深等周围的地理环境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应当认识到池塘对外界人员、当地群众形成的潜在安全隐患,有义务在池塘周边醒目处设置安全警示标志或设置安全防护栏。特别是事发池塘新垒砌的塘堤两头,更应该采取隔离措施,禁止人员通行。村小组怠于行使安全注意义务,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

    石邮村系傩文化民俗村和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傩神庙所在地,在没有具体的使用人和未设立专门机构或专门人员进行管理之前,石邮村委会作为村民自治组织,依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有相应的监督、管理权。且石邮村傩神庙中心地带有较多外来人员游览参观,属于人员流动较多的公共场所,石邮村委会有协助管理的义务。石邮村委会未履行合理的安全监督管理义务,在池塘多次发生村民落水事件后,未督促石邮村小组采取应对措施,对事故的发生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与村小组共同承担次要赔偿责任。

    被告王某虽然是事发池塘的使用人,但由于傩神庙及其周围的池塘是不可移动文物的组成部分,事发也在建筑控制地带,依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使用人不能在该地段私自搭建。即使要建造防护措施,也应在相关单位设计规划许可后。王某遵循惯例轮流使用池塘,其使用行为未增加事发池塘的安全风险,故王某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本案查清的事实,法院认为由原告自行承担85%的民事责任,被告石邮村委会和石油村小组共同承担15%的民事赔偿责任为宜。遂作出以上判决,该判决已生效执行。

第1页  共1页

编辑:刘昌庆荣    

 

 

关闭窗口